白木深

只有积累才能让人另眼相看。


是暖tag。
原图自截于哥哥别闹了和周六夜现场。
更多图片移步微博@赫尽于心。

周六夜现场的推广视频(?的截图。
水印糊掉了——有调色——
p2是p1的黑白版,p3我没做黑白版……
p4是跟风玩梗。x

【白撒】起名废不知道叫什么x


_白读书x撒博士(没有使用明侦内设定)
_友情向
_白撒锅店活动第一波-人设十题5:校园
_大概就小学生文笔了x

        撒博士最近几次上课走神的频率比以前高了不少,经常是让学生看着视频,自己就在讲台上发呆。
        当然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件事,并且特意研究了为什么会这样。
        后来撒博士发现是因为一个叫白读书的新来的学生。
        白读书一来就坐在了第一排,在撒博士的课堂,其实几乎没人会坐在第一排。
        撒博士平时是个挺有趣的人,但是上课的时候特别严肃,曾坐在第一排的学生一致反映撒博士的凝视压力特别大。但是撒博士讲课讲的还挺好,上他课的人还挺多,导致后来“没人敢在撒博士的课堂做第一排超过一节课”的传闻就传开了。也有不信邪的想试试,但真的都只坚持了一节课,就再没有还坐在第一排的了。所以撒博士的课堂第一排就长期是空无一人的。
        偏偏,这个白读书就坐在了第一排,并且还坐了好几堂课,打破了撒博士课堂第一排没人敢坐超过一节课的传闻。
        这也难怪撒博士没事总注意他,很久没坐过人的第一排突然多了个人,换谁也会多看那人几眼的。
        其实也不光是那一个原因,毕竟光那一个原因不至于撒博士几节课一来注意力都被白读书吸引过去。
        这教室前几排的采光特别好,每天上课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把白读书白净的脸照得亮堂堂的,特好看。

        白读书作为一名学生,对撒博士的大名也是早有耳闻,只是之前自己上的课一直没有告一段落,所以不好突然不上了。
        这不是,好不容易把之前的课应付完了,白读书就过来上撒博士的课了。
        至于坐在第一排,白读书自己也不想的,那天他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除了第一排还空着之外就是最后几排有几个座位。白读书只好硬着头皮在第一排随便挑了一个座位坐下,那整节课都感觉有点紧张,丝毫不敢开小差。
        但是在下课后白读书仔细想了想,好像自己感受到的压力都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具体来自撒博士的压力也没有很大。
        于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白读书决定,继续在第一排坐下去。
        第一排采光又好,离讲台也近,自己又没什么特别的压力,有利无害啊。白读书这么想。
        其实白读书也发现撒博士有时候总看自己,但是他也没太在意,毕竟很久没坐过人的第一排忽然坐了个人,换谁都要多看几眼。

事实上,白读书的成绩并不好,撒博士一直觉得就是他们家给他起的这个名字不好。白读书白读书,书都白读了,成绩能好吗。
后来白读书总是主动去找撒博士,撒博士实在嫌他随时随地出现问他问题,于是决定每天拿出一段固定的时间来教导白读书。
其实白读书挺聪明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成绩就是上不去。撒博士愈加觉得是白读书的名字压制了他的聪明才智。
每天课前课后的几次闲聊,撒博士和白读书就慢慢地熟悉起来了。男人之间的革命友谊总是很容易建立起来的。
这之后,总去上撒博士的课的同学,就经常会看见撒博士和白读书一起走进教室,一个人坐在了第一排,一个人走上了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