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深

是暖tag。
原图自截于哥哥别闹了和周六夜现场。
更多图片移步微博@赫尽于心。

周六夜现场的推广视频(?的截图。
水印糊掉了——有调色——
p2是p1的黑白版,p3我没做黑白版……
p4是跟风玩梗。x

请求

夏侯钳鱼: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白撒】起名废不知道叫什么x


_白读书x撒博士(没有使用明侦内设定)
_友情向
_白撒锅店活动第一波-人设十题5:校园
_大概就小学生文笔了x

        撒博士最近几次上课走神的频率比以前高了不少,经常是让学生看着视频,自己就在讲台上发呆。
        当然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件事,并且特意研究了为什么会这样。
        后来撒博士发现是因为一个叫白读书的新来的学生。
        白读书一来就坐在了第一排,在撒博士的课堂,其实几乎没人会坐在第一排。
        撒博士平时是个挺有趣的人,但是上课的时候特别严肃,曾坐在第一排的学生一致反映撒博士的凝视压力特别大。但是撒博士讲课讲的还挺好,上他课的人还挺多,导致后来“没人敢在撒博士的课堂做第一排超过一节课”的传闻就传开了。也有不信邪的想试试,但真的都只坚持了一节课,就再没有还坐在第一排的了。所以撒博士的课堂第一排就长期是空无一人的。
        偏偏,这个白读书就坐在了第一排,并且还坐了好几堂课,打破了撒博士课堂第一排没人敢坐超过一节课的传闻。
        这也难怪撒博士没事总注意他,很久没坐过人的第一排突然多了个人,换谁也会多看那人几眼的。
        其实也不光是那一个原因,毕竟光那一个原因不至于撒博士几节课一来注意力都被白读书吸引过去。
        这教室前几排的采光特别好,每天上课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把白读书白净的脸照得亮堂堂的,特好看。

        白读书作为一名学生,对撒博士的大名也是早有耳闻,只是之前自己上的课一直没有告一段落,所以不好突然不上了。
        这不是,好不容易把之前的课应付完了,白读书就过来上撒博士的课了。
        至于坐在第一排,白读书自己也不想的,那天他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除了第一排还空着之外就是最后几排有几个座位。白读书只好硬着头皮在第一排随便挑了一个座位坐下,那整节课都感觉有点紧张,丝毫不敢开小差。
        但是在下课后白读书仔细想了想,好像自己感受到的压力都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具体来自撒博士的压力也没有很大。
        于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白读书决定,继续在第一排坐下去。
        第一排采光又好,离讲台也近,自己又没什么特别的压力,有利无害啊。白读书这么想。
        其实白读书也发现撒博士有时候总看自己,但是他也没太在意,毕竟很久没坐过人的第一排忽然坐了个人,换谁都要多看几眼。

事实上,白读书的成绩并不好,撒博士一直觉得就是他们家给他起的这个名字不好。白读书白读书,书都白读了,成绩能好吗。
后来白读书总是主动去找撒博士,撒博士实在嫌他随时随地出现问他问题,于是决定每天拿出一段固定的时间来教导白读书。
其实白读书挺聪明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成绩就是上不去。撒博士愈加觉得是白读书的名字压制了他的聪明才智。
每天课前课后的几次闲聊,撒博士和白读书就慢慢地熟悉起来了。男人之间的革命友谊总是很容易建立起来的。
这之后,总去上撒博士的课的同学,就经常会看见撒博士和白读书一起走进教室,一个人坐在了第一排,一个人走上了讲台。